当前位置:菲佳两性网性生活性爱小说→【从进入她身体开始我们的爱情注定结束(1) 】//内容详情

从进入她身体开始我们的爱情注定结束(1)

作者:菲佳健康网  来源:Www.FjVv.Cn  发布时间:2017-02-22 13:58:21

从进入她身体开始我们的爱情注定结束(1)


我和她的性爱故事核心提示:她笑着说:“我看你是个危险分子,女人得提防着点你。”我很快知道了陈虹的基本情况。她27岁,有个两岁的儿子,这就是说她是在24岁结的婚,基本符

合当地人的习惯,半包办与半自由相结合的一种恋爱婚姻模式。她有一半东北人的血统,父亲来自吉林,是五十年代来到兰石化的,所以她的身上透着一种东北女人特有的野性、精致和通透。
    你们已经知道,我大学时代的第二任女朋友也是东北人,只不过她是大连人。我对东北人的好感基本来自女朋友杜梦怡,那种好感犹如阳光打在你的脸上。

    在我们相处两年的时间里,她竟然没哭过。我曾经是非常喜欢梨花带雨的女人的,大概与我高中时痴迷柳咏有关,我的第一任女朋友就常常梨花带雨,让我曾经一度对春天和秋雨有点

神经质。关于这个女孩子,以后如果行文需要,我再详细介绍。现在我说的是杜梦怡,她竟然没有哭过,甚至在我们毕业分手的最后时刻,她只是眼圈红了一下,我试图用手去擦她的眼泪时,。。。。。。。。。。。。。。。。。。。

                  第一章

    现在我要去干一件事情,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干过的。所有的想象让我紧张、兴奋、不安,身体里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的动力几欲将我掀翻,所有的细胞都闪烁着针尖样的光芒。
    我的父亲说,别人没有干过的事情最好不要急着干。海明威说,千万不要犹豫去打开一瓶美酒和亲吻一个姑娘。海明威的话是我在初中时在《读者文摘》看到的,那时候我正恋着班上

最漂亮的女生,几乎全班的男生都恋着这位女生。当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这句话告诉她,看看她的反应。这个愿望直到上大学后才实现,她上的是本地一所普通大学,而我在外地一所著名的理工大学里给她写信。她回信说,那你为什么当时犹豫了呢?她的这种口气让我意外,完全不像一个处女的口吻。是的,为什么我当时犹豫了呢?如果我当时是17岁而不是13岁,我可

能会义无反顾地扑向她,可是当时我真的只有13岁,是初次梦遗后的第二年。然后,她在信中含蓄地告诉我,她的男朋友如何如何多才多艺。就这样,我很快就不再给她写信了。
    父亲和海明威同样伟大,他们的伟大教导像两条紧实的手臂托着我去干这件史无前例的事情。


    首先,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没人干过的,而且也不是我没有经过思想斗争就急着要干的。事实上,我已经连续一个礼拜没有睡好觉了,现在你看到我眼窝深陷,面色枯黄,肌肉松弛,这都是一个礼拜内的变化。其次,海明威说的绝对是至理名言,我是到昨天晚上才迟迟想起他的话的,一想起来,就有醍醐贯顶之感,心中大叫一声,差点儿没从床上翻下去。然后我的身体就

开始持续地膨胀,这几天来压抑在体内的星星之火倾刻间燃烧成熊熊火焰,这种感觉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来得强烈,汹涌澎湃,我差不多只是刚刚触碰到下面那震颤如碳棒的小弟弟,它便像高压水枪一样喷射出两米多远。
    你可以想象,后半夜我睡得很香,这是一个礼拜以来最为踏实的睡眠。在睡着之前,我迷迷糊糊地想起了父亲,他此刻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郊区的工业区的一个筒子楼里和我的母亲一起睡觉。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像一个愚钝的老头子,总是受人欺骗,也包括来自我这个儿子的不折不扣的糊弄。父亲的话我并非言听计从,

有时候我甚至以他的话为耻辱。比如,在我初次离家去外地上大学前的晚上,他对我谆谆教诲,那些数千年来流传在民间堪比《论语》的人生准则我倒不很反感,反正听着也是听着,点头也是点头,哼哼哈哈也是哼哼哈哈,可是当他自我安慰地说出一句总结性的话时,我羞耻得满脸通红,差点儿没暴跳动如雷。他说:“知子莫如父,

我的儿子的老实、本分我绝对放心,你不是那种刁顽的孩子。”他的这个意思在我大学毕业,到这家企业报到后的当天晚上又以另一个版本出现一次,他说:“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叫人不可思议,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在我的儿子还不是那样。”

    我真的不是父亲不希望的那样吗?也许是吧,不然就不会为这件事进行了一个礼拜的思想斗争。在我的想象中,或者在我的期望中,我应该是个30秒主义者,用30秒的时间深情地盯着一个女人,在她羞涩地一低头或者莞尔一笑之后,用30秒的时间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在一连串的30秒之后,我就是一个成功的征服者。

    可这件事情我竟然用了一个礼拜。
    这件事情做成之后,最坏的结果可能是我将被迫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家企业。这一点我早有思想准备。我是如此讨厌这个企业,也讨厌这个处于城市郊区的工业区的肮脏、霉烂和人

们刻板僵硬的表皮下流淌的工业污水一样的血液。我之所以能够在这里忍受半年,除了父亲认定我的那点秉性外,我在蓄势,蓄时间之势,也蓄心理之势。物理学告诉我,压力越大,时间欲久,势能越大。如果说还可能与什么有关,那就只能是陈虹。

    当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我要做的事情与陈虹有关。

    也许你们已经猜得更加深入,陈虹绝不是处女,甚至也不会是一个单身女人。那么这件事就成了一次偷情的冒险。

    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明确地叮嘱过我不许偷情,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只能和处女谈恋爱、结婚。前一点,我想父亲可能连想都没想过,在他的心目中,儿子怎么会以偷鸡摸狗的方式解

决自己的性欲呢?对于后一点,我怀疑父亲已经掌握了太多的社会信息的濡染,他会和那些老哥老弟们打麻酱打太极拳的时候交换各自的信息和看法。“儿子,你好呆也给咱找个正经姑娘回家。”我想有好多次他是想给我交代这样的要求的,但他终于没有说出口,是因为他和他心目中的儿子一样唇舌自动过滤那些敏感词汇。至于我的母亲,

打死她也说不出“处女”一类的词汇,因为我的母亲不喜欢串门,不喜嚼舌根子,她的日常生活就是在家里至菜市场一线度过,也许她压根儿不知道那种正经的女孩子是用“处女”两个字来表示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相关文章

本栏目热门文章

全站热门文章

图文两性

随机文章

最新文章